所在位置:首页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 让红色基因在红色热土代代相传——兴安县积极开展红军长征湘江战役遗址遗存保护利用工作正文

让红色基因在红色热土代代相传——兴安县积极开展红军长征湘江战役遗址遗存保护利用工作

摘要:85年前,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红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一首英雄的史诗,也将红色火种留在了他们经过和战斗过的兴安县。
  

  经过改造正式开馆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实现了全面升级,重点突出湘江战役及红军长征在桂北的光辉史迹。记者唐侃 摄

  □本报记者 周文俊

  85年前,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红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一首英雄的史诗,也将红色火种留在了他们经过和战斗过的兴安县。

  如今,在中央和自治区、桂林市各级领导及部门的高度重视和鼎力支持下,兴安县全力以赴做好湘江战役红色遗址遗存保护利用工作,挖掘传承红军长征精神,让红色基因在这片热土上代代相传。

  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全面改造升级

  兴安县是湘江战役主战场之一。为纪念中央红军长征突破湘江这一生死存亡关键之战,铭记革命先烈丰功伟绩,教育革命后代,传承红色基因,经聂荣臻元帅建议,国务院批准,1995年在桂林市兴安县城南狮子山上建成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2014年11月,兴安县在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北山脚修建了原湘江战役纪念馆。2018年11月,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湘江战役红军遗骸收殓保护工作重要批示精神,兴安县开始对纪念馆进行改造提升。2019年3月,中央批准“湘江战役纪念馆”更名为“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成为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9月12日,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在兴安县正式开馆。纪念馆主体造型为硝烟下的红军八角帽,外墙体主基调为红色。馆内布陈以湘江战役为主线,主展线长423米,分为“战略转移、突破湘江、伟大转折、精神永存”四大板块,重点突出湘江战役的鲜明主题及红军长征在桂北的光辉史迹。

  在纪念馆改造提升过程中,中央和自治区高度重视,全程指导、科学规划;桂林市委、市政府统筹协调、支持帮助;兴安县全力以赴狠抓落实。纪念馆展陈内容以湘江战役为主线,重点突出湘江战役的鲜明主题及红军长征中的光辉史迹,充分彰显革命先辈“勇于胜利、勇于突破、勇于牺牲”的湘江战役精神。

  兴安县始终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要求、高质量推进改造提升工作。先后组织召开了县委常委会、政府常务会、工作协调推进会等数十次会议,专题研究纪念馆改陈工作,先后19次对《展陈大纲》进行修编;邀请中央、自治区、市级党史、军史、展陈方面专家21次赴兴安专题指导;组织各级《展陈大纲》《展陈版式稿方案》等评审会30余次;项目指挥部和设计施工单位全体工作人员充分发挥“5+2”“白加黑”精神,紧盯时间节点,倒排工期、高效推进,确保各项建设任务如期高质量完工。

  改造提升后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外部环境优化和陈列展览实现了全面升级,展陈面积由原来的2800平方米扩展至3500平方米。采用多种先进展陈手段进行展示,展陈既有历史文物、文献、图片资料等,又有大型雕塑、绘画、场景模拟和声光影像多媒体等现代技术手段,系统全面地再现了湘江战役的全过程,让观众在参观后能够受到一次革命主题教育的洗礼。

  青山处处埋忠骨

  位于兴安县界首镇城东村委的光华铺,北距界首街5公里,南距县城10公里,东临湘江,西与越城岭相连,是兴安北上界首的咽喉之地。

  1934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为阻止南面的国民党桂军北上抢占界首渡口和封锁湘江,保卫中央领导机关组成的军委两个纵队抢渡湘江,红三军团第四师在界首南面渠口至光华铺、石门一线设防,全力阻击桂军。在光华铺阻击战中,红十团团长沈述清、红四师参谋长(后为代理第十团团长)杜中美等将士以及11月30日晚上赶到界首增援的红五师指战员共1000余人壮烈牺牲。光华铺阻击战与新圩阻击战、脚山铺阻击战并称为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

  今年,兴安县全面开展湘江战役红军遗骸收殓保护和纪念设施建设工作,对光华铺战壕、掩体、弹坑、红军殉难处等战斗遗迹进行修缮保护,镌史立碑,告慰先烈。如今的光华铺林木森然,当年的战斗遗迹遗址都掩隐在苍松翠柏中,踏着台阶缓步走向烈士墓,仿佛能感受到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当年彭德怀就在我们文甲洞指挥战斗的。”在兴安县溶江镇金石文甲洞一带,说起当年红军长征,村民们至今很骄傲自豪。当年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后,红三军团进至金石文甲洞一带,先后在这里驻扎,留下了红军堂、红军井、红军桥、竹林界战斗遗址等。其中文甲洞红军烈士墓群就位于村旁山坡上,经过修缮后,已经被列为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8月29日,记者来到兴安溶江金石文甲洞红军烈士墓,村民们挑水、种田都从这里经过。“红军烈士墓群就跟我们自己家人的墓一样。”溶江镇新文村党总支部书记邓文德说,村民们对红军的感情非常深厚,当年收殓红军烈士遗骨时,因为没有棺木,村民们自发拆下家里的门板做成简易的棺材来收殓。湘江战役红军遗骸收殓保护工作开始后,当地村民非常支持,“要路给路,要地给地,从来不纠缠补偿问题”。

  兴安县溶江镇的大风坳红军烈士墓,也埋葬着不少在这里战斗牺牲的红军将士。从兴安县城出发,经过2个多小时车程,再徒步攀爬40分钟的山路,来到了大风坳红军烈士墓。这里海拔较高,周围都是竹林,山风吹过,阵阵竹林声仿佛在诉说当年那段铁血岁月。

  溶江镇佑安村党总支部书记曾昭磊说,1934年12月初,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后,进入越城岭山区,翻越老山界西进,红三军团由华江千家寺以南经洞上翻大风坳进至金石,其间红军后卫部队在大风坳周边与国民党桂军的追击部队进行了激烈战斗,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军伤亡惨重,当地群众不顾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威胁迫害,毅然将牺牲的红军战士遗体就地掩埋在佑安村大风坳、太平桥一代的山岭上,并世代守护。如今,经过修缮后,这处烈士墓共有13座墓碑,均采用黑色大理石造成卧碑式形状,几处墓碑按照地形分布在不同的地段,整体形成一处庄严的烈士墓园。

  在兴安县境内,湘桂古道也是红军湘江战役时的一处遗址所在,1934年11月下旬,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从娘子岭沿着湘桂古道赶往光华铺构筑阻击线,全力阻击国民党桂军北上抢占界首渡口和封锁湘江,以保卫军委一纵、二纵渡过湘江。此古道由此被称为红军长征湘桂古道。2019年,兴安县也对红军长征湘桂古道(兴安段)进行了修缮,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几乎复原了湘桂古道在红军长征时走过的样子。

  红军战斗过的地方,红军经过的道路,掩埋红军忠骨之地……一处处湘江战役遗址遗存被修缮保护,后人为他们镌史立碑,为的就是要告慰先烈,更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弘扬其精神。

  流入血脉的红色精神传承

  一部红军的长征史,就是一部军民鱼水情深、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历史。85年前,红军和桂北人民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感人故事,在桂北大地比比皆是。

  界首渡口遗址位于兴安县界首镇老街北端的湘江两岸,是湘桂往来的重要古渡,红军长征湘江战役抢渡湘江四大渡口之一。1934年11月27日,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抢占界首;11月28日,红三军团第四师接防。当地群众自愿捐出门板、木料和联系租船,出工出力,支持协助红军在渡口架设两座浮桥。11月30日拂晓时分和黄昏时分,由中央领导机关组成的军委第一纵队和军委第二纵队先后从浮桥顺利渡过湘江。

  今年,兴安县对红军长征界首渡江遗址进行修缮,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修缮工作最大程度恢复渡口当初的样子。兴安县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就连铺在渡口的石砖都尽量找那个年代的石头,从附近村子收集上来。

  村民陆远有是兴安县漠川乡协兴村委主任,他曾经搬过几次家,但每次搬家都离得不远,因为他们一家要守护村里的红军墓。在协兴村村民眼中,这座红军墓就像自家亲人的一样,他们自发守墓扫墓。8月28日,记者来到兴安县漠川协兴江头山麻园边红军烈士墓修缮保护项目处。红军墓就在村里的一块高地上,背靠青山。经过修缮后,红军墓被重新立碑,整齐的平台,庄严肃穆的大理石立碑,让前来瞻仰的村民重温那段历史。

  陆远有介绍说,当时红军被国民党军追击,无奈跳崖,陆远有的爷爷和奶奶曾经搭救过负伤红军韩伟。因为与韩伟有了接触,陆远有的爷爷对红军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他们走后,陆远有的爷爷先后遇到几批红军战士时,都主动给予过帮助。其中几位红军牺牲在当地,陆远有的爷爷和村里人都偷偷将遗体掩藏起来,等国民党部队走后,将他们郑重安葬,并嘱咐儿孙世代为这些牺牲的红军守墓。

  在兴安县华江瑶族乡同仁村的“中心”位置,矗立着一座无名小红军的墓碑。今年,无名小红军烈士墓被纳入湘江战役红军遗骸收殓保护和纪念设施建设工作。经过修缮,这座小红军墓被建成了一处小型烈士陵园。

  村里人对这座无名小红军墓感情深厚。兴安县华江瑶族乡同仁村党总支部书记欧名海介绍,1934年12月初,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后,进入越城岭向西行进,从华江翻越老山界途中,一些红军战士因病掉队。其中,一名因伤掉队的小红军被华江同仁村村民收养,后被人告发惨遭恶霸地主活埋。1964年社会主义教育活动时,经村民回忆工作组查找到红军遗骸,迁葬于此。欧名海说,这里是村子的中心地带,安葬在这里就是让大家时刻铭记红军精神,不忘红军抛头颅洒热血为我们赢来的幸福生活。

  恢复修缮好的各处湘江战役遗址遗存,不但记载着那段血与火的历史,还镌刻着红军与老百姓的绵绵情意。这些遗址遗存变成了当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融入了他们每天的日常作息,更是成了当地人血脉中的精神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