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廉政楷模 > 正文

民警老陈,荣誉退休了

来源:人民日报
摘要:灯光暗下来,老陈步履矫健走向舞台中央,聚光灯亮了,打在他身上,轮廓依旧挺拔,警服依旧整洁,只是肩膀上空空如也——“两杠三花”(一级警督警衔)不见了……

       灯光暗下来,老陈步履矫健走向舞台中央,聚光灯亮了,打在他身上,轮廓依旧挺拔,警服依旧整洁,只是肩膀上空空如也——“两杠三花”(一级警督警衔)不见了……

  老陈双目凝聚,看向台下,一个标准的军礼划过发梢……

  这是老陈活了60年经历的为数不多的“大场面”,台下坐着吉林长春市公安局的所有领导,还有与他在公安一线一同奋战了几十年的365名战友、277名新入警的年轻人。今天,他们要一同聆听老陈的退休演讲。

  “我叫陈彦军,从警35年,今天就要告别我钟爱一生的职业,内心有万般不舍……”说到这,老陈有些哽咽,台下几个鬓角斑白的人也湿了眼眶。

  这是“老陈们”的谢幕礼。不久前,长春市公安局隆重举行从警30年暨荣休授勋仪式,为全市从事公安工作30年以上的141名民警和2017年光荣退休的225名民警颁发“荣誉勋章”。“我当了一辈子警察,没立过功没受过勋,没想到,今天还得了块勋章。”

  一辈子没挪窝,基层一干三十多年

  其实几个月前,老陈就已经“到点”了。

  时间回到2017年9月3日晚上7点,再过5个小时,就是老陈60岁的生日,也是他正式退休的日子。

  “老陈,当了一辈子警察,到退休还只管一片儿,后悔不?”同事调侃。

  “后悔我还能站在你跟前?”

  “陈老啊,按说57岁以后就不该让您在一线执行任务了,但最近所里人手紧,只能让您老出山了!”所长王电利说。

  “我来红旗街是干活的,不是养老的!”老陈说得挺严肃,大伙儿哈哈一乐。

  老陈也是红旗街派出所的新人。2016年之前,老陈在1公里以外的建设广场派出所工作了34年,“一辈子没挪窝。”“遇到‘新来的’老同志,我们一般都安排在内勤岗位。”王电利说,可老陈不一样,他身体没啥毛病,精神头特好,关键是还主动要求上一线。

  老陈与其他两位同事执行“夜巡”任务:从2011年起,长春警方实施夜治安巡逻管理办法,每个夜晚,都有上千警力守护着市民的平安。

  “安达街某小区有一精神病患者正在殴打家人,请速往处置。”对讲机另一头传来110报警指挥平台的命令。“收到收到。”老陈马上调转车头,前往报警人所在小区。

  “快搭把手给他吃下药”“你们别说话,我跟他单独聊聊”“我已经帮你们联系了车”……老陈处理起来游刃有余,不出半小时,这间经常把邻居吓得报警的屋子静下来了。“要不是你在,我俩还真抓瞎。”两位同事心里也有了底。“能白比你们多穿这么多年这身衣服吗?”老陈笑了。

  鲜有英雄故事,多的是群众身边事

  老陈就爱穿这身衣服。1982年退伍以后,老陈义无反顾当了警察。“和当兵的一样,都穿制服。”老陈说,当时想法很简单,警服能够延续他的当兵梦。“走在街上那叫一个神气!小流氓见了我都躲得远远的。”

  从“78式”警服的上白下蓝,到“83式”的一身橄榄绿和“89式”的红色盾牌领花,再到如今身上这件“99式”,老陈每次出门都会“皮鞋擦亮、领带系上”。身上的衣服在变,老陈的想法却没变,“守护百姓安全”。

  “所以,34年了,都离不开建设广场这一亩三分地。”老陈说,基层派出所鲜有影视剧中警察的英雄故事,多的却是群众的家常故事。

  去年8月的一天夜里,长春大雨如注,老陈接到报警,“我家楼下有辆摩托车一直在响警报,吵得孩子睡不着觉。”老陈二话没说跑到楼下,因为摩托车上了锁无法移动,老陈只好用手边的木板纸板搭了个“窝窝”给车罩上,以阻隔雷雨声,直到看见报警那家灭了灯,浑身湿透的老陈才离开。

  摘下“两杠三花”,退警不褪色

  “老百姓的事儿,只要你把它当个事儿,就不会出什么大事儿。”老陈说,“有难必帮,有警必出”,这是他们那一代警察的口号,他一直记在心里。

  分时秒针在数字“12”处合为一体,夜巡结束了,老陈退休了。他摸摸肩上的“两杠三花”,有些不舍。老陈知道,天一亮,他就将与它告别。

  退休以后,老陈在家坐不住。没事就穿着没肩章的警服在小区里溜达,看着谁家要帮忙干个活他就搭把手,“总觉得别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老陈笑说。

  “虽然离开警队,但我们不能忘了初心。退警不褪色,我会为社会治安、服务群众发挥余热!”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记者 李家鼎)

为了小山村的父老乡亲
航天员身上的重与轻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