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志说桂林】光华铺红军烈士墓的由来

来源:志说桂林
摘要:2011年4月12日,笔者无意得知:光华铺红军烈士墓旁的老屋场自然村还有人了解当年红军的情况,于是驱车前往调查。
  2011年4月12日,笔者前往界首调查当年红军渡湘江的情况,为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园,收集渡江时使用过的铁锚的文物等工作的过程中,无意得知:光华铺红军烈士墓旁的老屋场自然村还有人了解当年红军的情况,于是驱车前往调查。

  老屋场自然村座落在湘江西岸的桂黄公路旁。属界首镇,城东村公所。

  来到村中,很多的人争相讲述红军的故事。这时,我们有幸见到了85岁的刘发育老人。老人耳不聋,眼不花,还可以挑得一百多斤重的担子。

  听说要了解红军的事,老人打开了话闸。1934年的冬天,湘江战役打响后,桂系部队占领了村子西南方向的张家岭。

  张家岭是桂黄公路旁的一座小石山,地形、地势独特,是兵家必争之地。老人不懂军事理论,也不晓得这里是湘桂走廊的要塞,他只知道这里是打仗的地方。当年红军在这里打过仗,日本鬼子进广西的时候又在这里打过仗,解放军南下解放广西时与国民党军还在这里打了仗。

  在老屋场打仗的红军是从城子山方向过来的,村南有一条小河,名叫沙江边。小河自西向东汇入湘江,春夏河中有水,冬天干涸。战斗打响后,沙江边成了红军阻击南边国民党桂系部队的天然战壕。虽然桂军以众打少,但是,有了这道屏障,英勇的红军多次把桂军的进攻都打退了,使得敌人无法向界首渡口方向逼近。后来,桂军从左翼(东面下游)进入沙江边,沿河由下往上打,才突破了这道防线。这一场战斗,村旁五个地点牺牲了十二位红军。为了让我们更多的了解情况,刘发育老人不顾农历二十四节气中“夏至”的当空烈日,决定带我俩到红军牺牲的实地看一看。

  “红军好呀”, 刘发育老人边走边说:当年打仗,红军本来可以利用村子的房屋阻击敌人,可是他们知道,一旦那样做,老百姓的房屋就会遭到破坏,部分留在村中的村民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为了群众的利益,他们在村子的周边与敌人作战。

  从村南出去,村旁有一棵大槐树,树旁一位红军战士单脚跪在地上,人死了身躯还不倒地,他面向南方,保持用步枪射击的姿势。老人一边讲,一边蹲下比划给我们看。

  (广西电视台记者路可采访时,刘发育老人蹲下比划当年红军战士的形象)

  

  而不到十米的地方,一位红军战士倒在了那里。走不多远到了沙江边,小河的水不深,我们趟水过河到南岸,就到了叫作“高头江边”的地方,俩位红军牺牲在小河南面。沿河往下走十多米,村里人叫“江圹边”的地方,也有俩位红军牺牲在小河南壁。再往下三十米左右,有一块田叫“水利师公”,也有人喊“三板桥”。

  三板桥是湘桂古道中官道的途经地,因为这里曾有三板石桥而得名。这里河中的北壁牺牲了六位红军,其中一位是红军指挥官,听讲他以前是剃头匠,后来才知道他是红军团长沈树青。这六人当中,有五人当时就牺牲了,有一位是第三天才死去。当时刘发育、刘干金、刘乃通、刘发余、刘发美、等一群十岁左右的孩童到这里听到一位红军战士喊要水喝,孩童们每天回家用碗端水给红军喝。到第三天送水时,发现那位红军战士也牺牲了。

  村旁有十二位红军的躯体,国民党军队和政府,不处理也不管。村里人不忍心红军烈士暴尸地头,各家各户(当时村里有二十多户人家)凑米请人埋葬红军烈士,最穷的家庭出一升(平常家中煮饭量米的竹筒,一般可量一斤左右),生活好的就多出一些。于是请了五、六个人,把这些红军烈士埋葬在村北,叫瓦滓岭的小山坡,那里有不少废弃的煤窑窿口,当时还将山坡附近的另外六位烈士共计18人一起合葬于煤窑之中。

  光华铺阻击战,是中国工农红军突破湘第四道封锁线三大主战场之一。是红军长征中最为壮烈的战役之一。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奉命在光华铺阻击桂军,激战两天三夜。该团伤亡四百余人,团长沈树清、继任团长杜宗美在同一天相继牺牲。

  

  (长征湘江之战光华铺阻击战红军烈士墓)

  1987年,兴安县委、县政府在烈士合葬处建“长征湘江之战光华铺阻击战红军烈士之墓”。杨成武、张宗逊、张震等为烈士墓题字,其中杨成武的题字是“在血战湘江战斗中牺牲的红军烈士永垂不朽”。

  

  (杨成武题字)

  现在,这里成为缅怀红军的红色教育基地。

  五年过去了,刘发育夫妇仍然健在。笔者多次看望、并带人采访刘发育老人,他每次都会对大家讲述那些为国家献身的红军,讲述那铭记在心的故事。

  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日子里,笔者将这位当年帮助过红军的老人所述整理成文,让人们记住那段历史,让人们知道光华铺红军烈士墓的由来,让人们牢记那不朽的长征精神。

【每日一字】男:内在有志 外在有礼 品位有度
【每日一字】女:谁说女子不如男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