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学讲话·品典故 | 和而不同 纲举目张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11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时指出: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当口,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中国传统文化注重和而不同,讲究纲举目张。中美双方应该就战略性问题加强沟通,避免误解误判,增进相互了解。双方应该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发,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合作共赢,推动中美关系朝着正确方向向前发展。

  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提到了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两种理念:和而不同、纲举目张。我们一起来看。

和而不同 

  “和而不同”的出处,是《论语·子路》,其具体的上下文是: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意思就是君子待人和谐友善,但不求与对方苟同;小人则没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只求与别人完全一致。这里说的是人与人的相处之道:人与人之间最好的状态,当然是所谓“志同道合”,像钟子期与俞伯牙那样,高山流水,闻音知心。但在实际生活中,能够达到这种心灵契合状态的,实在少之又少,可遇而不可求。那么如何使思想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彼此安和相处,甚至彼此欣赏促进呢?答案就是“和而不同”。也就是,有修养的君子,既能够维护人与人之间和谐友善的关系,又不必在具体意见上去苟同于人、勉强自己和他人必须屈从彼此。中国文化中还说“君子周而不比”,意思是君子能够亲和他人而合群团结,却不去与人勾结而拉帮结伙。

  和而不同,周而不比,这些准则都是承认了个体的可贵精神,而又尊重着他人的差异,怀揣和善之心、生发和睦之情、维持和谐交往、促进和美之态,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理念之一——和谐。和谐,特别体现为在不同的、甚至对立的事物当中,能够彼此协调、多元并存的和睦状态。“和而不同”,原本不同,却能安和,甚至互动配合、调和补充,在多元化的基础上,呈现出并非雷同单调的、而是多样又和美的状态,这就是和谐。

  和谐的精神,在不同国家、种族、制度、文化之间,尤其需要。社会学家费孝通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个世界,绝不会因为到处雷同的重复而精彩,只会因为差异互补的和谐而丰富。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处处体现着“和而不同”的理念。比如,从文学上看:

  唐诗殿堂,正因为有着李白诗歌浪漫主义的大气磅礴、瑰丽奔放,又同时有着杜甫诗歌现实主义的沉郁顿挫、悲怆忧思,才更立体咏叹出大唐气象。

  既有张扬恣意、风流高歌,又有生民疾苦、缓歌低回。“诗仙”的豪迈出尘与“诗圣”的深沉入世,是健康繁荣的文学需要的不同风格。

  再比如,从音乐上看:

  中国最古老的弹弦类乐器琴与瑟。琴的音色清丽,有“泠泠七弦上”之幽古;瑟的音色华美,有“一弦一柱思华年”之丰富。

  当琴与瑟齐鸣,琴便如冷月一弯,飘逸出尘,瑟便如彩云满天,华丽铺张。二者协奏,相得益彰,如彩云追月,如阴阳和鸣。所以才从此有了“琴瑟和谐”这个成语。

  孟子说,“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事物有千差万别,这就是自然的规律。而中国文化的特质就是:中和涵容,多元并存。正是包容多元多样的文化,才让我们的世界能够“百花齐放春满园”;正是包容各有特点的制度,才让世界各国得以求同存异、协同发展、美美与共。从政治到文化,从制度到历史,只有认识到差别,才能真正尊重别人、坚持自己。

纲举目张 

  “纲举目张”的出处,是战国时期吕不韦主持编纂的《吕氏春秋》,原文是这样说的:

  用民有纪有纲,壹引起纪,万民皆起;壹引起纲,万目皆张。 

  吕不韦很注重研究治国理政的理论。他在《吕氏春秋·用民》一文中说道:在禹的时代,天下有成千上万的诸侯国,到商汤时至少也有三千,这些诸侯国所以没有存在下去,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处理人民的关系。如果说商汤和武王能够有效地治理国家,那是因为他们掌握了管理人民的方法。接着他总结说,人民所以听凭国家的使用,是有原因的,这就是:“用民有纪有纲,壹引起纪,万民皆起;壹引起纲,万目皆张。”这里说的纪和纲,也就是调动人民积极性,治理国家的大政方针。

  “纲举目张”这个成语,便由吕不韦的这一论点演化而来。纲,指网上的大绳;目,即网眼。意思是说,抓住了提网的总绳,渔网的网眼就会自然张开。类似的话在文献古籍中多次出现,比如三国西晋时期傅玄的《傅子》中有“秉纲而目自张,执本而末自从”,东汉郑玄的《诗谱》序:“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通篇明。”隋朝的王通也说过:“举一纲,众目张;弛一机,万事隳。”人们常用这一典故来比喻做事情要抓住它的关键——抓住了根本,其余的细节就会自然跟从。

  纲与目、本与末,是中国传统哲学表达辩证思维的常用概念,与辩证唯物主义有着精神相通之处。“万山磅礴,必有主峰;龙衮九章,但挈一领。”治国理政也好,走好人生之路也好,要善于从全局思考问题,善于抓大放小,在关键时刻作出战略决策。

  在中国文化的思维里,始终存有一种大处着眼的意识,强调要把问题放到大局中去思考、定位、摆布,提倡人生建立一种放眼大局的价值观念。“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政治家欧阳修曾说:“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要想成就大局,就不能陷于局部。如果只看眼前、只论得失、只记自我,就可能纠缠在具体的事务之中不得脱身,从而因小失大;相反,如果能看到大势、大局和大道,以大胸襟、大眼界包容小问题、小矛盾,所谓的“小”也自然能处理好了。所以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提倡的是家国情怀,注目的是天下苍生,褒扬的是集体主义,强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要“国而忘家,公而忘私”。

  中国人对“纲举目张”的追求,是一种胸怀,也是一种智慧。无论做任何事,对复杂形势和繁重任务,首先要有全局观,对各种矛盾做到心中有数,同时又要优先解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此带动其他矛盾的解决。如果不善于处理局部和全局、当前和长远、非重点和重点的关系,不分轻重缓急、不问青红皂白、不看是非曲直,就容易多端寡要、本末倒置、挂一漏万。只有在权衡利弊中趋利避害、作出最为有力的战略抉择,才能真正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6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接受《华尔街日报》书面采访时就曾提到过:“看待中美关系,要看大局,不能只盯着两国之间的分歧,正所谓‘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中美两国经济总量占世界三分之一、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贸易总量占世界五分之一。这两个‘大块头’不合作,世界会怎样?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两国既要看清中美关系的主流应是合作共赢,也要看到中美关系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密切相关,不能只盯着分歧,而要把握大局,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发,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合作共赢,推动中美关系朝着正确方向向前发展。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郝思斯) 

小雪·长卷丨到诗词里,来一场风花雪月的旅行
丰子恺:朴拙简约的艺术之美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