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国歌的故事与精神传承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摘要:国歌,是代表国家的歌曲,是国家意志和民族精神的象征。
  国歌,是代表国家的歌曲,是国家意志和民族精神的象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由田汉作词、聂耳谱曲,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新中国成立前,《义勇军进行曲》是中华民族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战斗号角;新中国成立后,《义勇军进行曲》又成为全国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中国的强大精神动力。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每一次唱响这激昂的乐曲和歌词,对于弘扬爱国情怀,凝聚中国力量,传承中华文化精神,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

  上海电通影业公司——影片《风云儿女》在这里拍摄。“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民众抗日救亡的热情空前激烈,要求电影“猛醒救国”宣传抗日的呼声也日益高涨。1932年秋,夏衍、阿英和郑伯奇受党的派遣进入上海电影界。1933年3月,在中共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领导下,正式成立由沈端先、阿英等人组成的电影小组,实施党对电影工作的领导与影响。1934年春,电影小组建立左翼影片拍摄基地——电通影业公司。1935年初,电通影业公司从斜土路迁至原荆州路405号,在这里拍摄的第一部影片就是《风云儿女》,《义勇军进行曲》是该片主题歌。

  《风云儿女》拍了近3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剪接、洗印、录音等后期工作,直到1935年5月24日影片首映前夕,历经4个月,一部以《义勇军进行曲》为主题歌的《风云儿女》影片就这样摄制完成了。

  影片《风云儿女》表现的是“九一八”事变后,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的知识分子从苦闷、彷徨中勇敢地走向抗日前线,在民族解放斗争中锻炼、成长,表达了全国人民一致要求抗日的强烈愿望。

  田汉和聂耳共同创作《义勇军进行曲》。根据全国形势的需要,1934年秋天,在电通公司的一次会议上,田汉答应创作一部反映长城抗战的影片《凤凰的再生》,以支持共产党人占领的电通阵地。田汉在会上初步讲了电影故事的构思:即通过“凤凰涅槃图”的精神来反映流亡内地的青年诗人和农家女走上民族战场的故事,比喻中华民族像凤凰一样在烈火中得到再生。

  1934年底,田汉对《凤凰的再生》又有了新的构思:即在凤凰涅槃图的情节线索外,突出青年诗人写作长诗《万里长城》的情节线索,并将电影片名改为《风云儿女》。后因“催稿甚急”,田汉只完成了故事梗概还来不及写完电影脚本,就因电通公司开拍日期的要求而向电通公司交稿了。原计划要写得很长的自由体诗《万里长城》只写完一节,而这就是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

  1935年2月,田汉因宣传抗日而被捕入狱。田汉被捕后,电通影业公司邀请夏衍把田汉写的《风云儿女》故事梗概改写成电影台本,并交给导演许幸之进行拍摄。

  对田汉等左翼文艺工作者的相继被捕,聂耳感到义愤填膺,同时也唤起他的创作激情,当他得知电影《风云儿女》结尾需要创作一首主题歌,就主动向夏衍请缨,要求担当起《义勇军进行曲》作曲任务。

  聂耳是3月中旬拿到《义勇军进行曲》创作任务的,他在上海的霞飞路1258号3楼的居所内,以勇敢和智慧,倾注了生命的热情,谱写出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曲谱初稿。

  就在聂耳完成《义勇军进行曲》曲谱初稿后不久,聂耳也被列入当局的黑名单。党组织为了保护和培养年轻且具有音乐才华的聂耳,决定派他出国学习,由日本转道欧洲。1935年4月15日清晨,聂耳从上海汇山码头乘“长崎丸”轮船赴日本。4月下旬,聂耳在日本将《义勇军进行曲》曲谱修改定稿之后寄回了电通公司,《义勇军进行曲》就这样诞生了。

  《义勇军进行曲》一经面世,很快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成为中国各族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高昂战歌,鼓舞了无数中华儿女用自己的血肉,筑成万众一心、团结御侮的新的长城。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高唱着、呼喊着“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冒着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不惧流血牺牲,英勇冲锋陷阵,为挽救祖国和民族的危亡,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

  上海百代唱片公司——首版《义勇军进行曲》唱片在这里灌制。现如今在上海徐家汇公园内有一幢法式小洋楼,因为房子外墙的主色调是红色,所以大家亲切地称它为“小红楼”。这座位于徐家汇路1434号的“小红楼”就是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的旧址。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唱片经营和制造企业,曾诞生过大量进步的爱国革命歌曲。

  1935年5月初,在吕骥、任光等音乐家的鼓励下,电通公司的工作人员组成了一支七人合唱队。这个小小的临时合唱队里有盛家伦、司徒慧敏、郑君里、金山、袁牧之、顾梦鹤、施超共七个人。经过短短几天时间的练习,1935年5月9日,时任上海百代唱片公司音乐部主任的任光,在其录音棚内,为电通公司七人合唱队灌制了首版《义勇军进行曲》的唱片,这张唱片的编号是34848b,上面有百代唱片公司独特的金鸡标识,唱片上的录音后被转录到影片《风云儿女》胶片上。

  《义勇军进行曲》的传唱与影响

  金城大戏院——影片《风云儿女》在这里首映。从1935年5月6日开始,上海各大报纸纷纷刊出《风云儿女》公演广告。《申报》上连日刊登的《风云儿女》公映广告,广告对内容的描述有:“绮腻温馨,诗和画的构想。可歌可泣,血与泪的结晶。乡土沦亡,投笔从戎,正义战粉碎了恋爱梦,疆场效命,舍身为国,志士血完成了民族魂。”“这儿有动人的舞——是皮鞭下的挣扎舞!这儿有雄壮的歌——是铁蹄下的反抗歌!悲壮、哀愁、轻松、明朗,使你喜、使你悲、使你感奋、使你知道对祖国的责任!”

  1935年5月24日,影片《风云儿女》在上海金城大戏院(今北京东路的黄浦剧场)举行首映。由于《义勇军进行曲》集中地概括了《风云儿女》的主题,深刻地反映了当时全国各阶层强烈要求抗日救国的爱国主义精神,所以金城大戏院从公映《风云儿女》第一天起,场场客满。《义勇军进行曲》这首主题歌就像一根导火索,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爱国热情。许多人为了学会这首歌,到金城大戏院一场又一场地观看《风云儿女》,不久就出现了电影院内银幕上下一起高声歌唱《义勇军进行曲》的动人场面。

  《义勇军进行曲》传唱中的国歌故事。刘良模国内倾力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刘良模的贡献是在国内许多地方组织民众歌咏会,培养歌咏骨干,到学生、工人、军人中去教唱、推广《义勇军进行曲》。为了支持“七君子”在上海成立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的工作,刘良模组织民众歌咏队,于1936年6月7日上午10时,在上海南市公共体育场举行了由5000多人参加的群众歌咏大会。刘良模站在一个两米多高的木梯凳上,指挥全场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等救亡歌曲,慷慨激昂。许多持枪的武装警察包围了会场,刘良模拿起话筒向警察喊话:“弟兄们,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爱国,我们都不愿当亡国奴,我们今天唱的都是爱国歌曲”,说完又指挥大家继续唱歌。警察们的爱国之心随着雄壮激昂的爱国歌声燃烧起来,当全场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警察们已经同几千群众唱成一片了。

  张学良指挥唱《义勇军进行曲》。1936年6月,在全国抗日情绪高涨的时期,张学良为了改造东北军,以适应抗日需要,在陕西省创办了“长安军官训练团”。一天,当张学良踏着月色走进学员们的窑洞,外面传来了《义勇军进行曲》的歌声。无一日不在期望收复东北失地的张学良跳上土坑,指挥大家一起唱了起来,陕北高原响起了雄浑的歌声。张学良跳下土坑,挥动手臂说:“我们要唱着《义勇军进行曲》去收复失地,重整河山!”在继第一个开办的干部连之后,又连续办了三期学员班。每个班都配置了留声机,课余时间用留声机教唱《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歌曲。张学良特别强调《义勇军进行曲》意义深刻,曲调激昂,军训团不仅人人都要会唱,而且回去要教会部队。他认为唱好一首抗日歌曲胜过讲课,因此他和大家不止一次的齐唱《义勇军进行曲》。

  美国歌唱家保罗·罗伯逊传唱《义勇军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以雄壮的旋律吹响了抗日救亡的进军号角,抒发了中国人民反帝爱国百折不挠的坚强意志和决心。抗日战争爆发后,这首歌曲在国内外广为流传。1941年,美国著名黑人歌手保罗·罗伯逊不仅在纽约用中英文演唱了这首歌,并灌录了一张名为《起来》的中国革命歌曲唱片,在美国发行传唱。宋庆龄还亲自为这张唱片撰写了英文序言。1949年4月,在布拉格举行的世界和平大会上,保罗·罗伯逊用汉语演唱了《义勇军进行曲》并灌制了唱片。1949年6月,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普希金诞辰150周年大会上,保罗·罗伯逊再次用中文演唱了《义勇军进行曲》。他还将演唱收入寄给了田汉,田汉又将钱寄给了聂耳的哥哥聂叙伦。

  《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国家象征

  1949年9月27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周恩来总理主持通过了《关于国歌的决议方案》,决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

  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宪法第四章章名改为“国旗、国歌、国徽、首都”。宪法第一百三十六条增加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写入宪法有利于维护国歌的稳定性和权威性,能增强民众对国家的认同感和荣誉感。国歌入宪,也意味着《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的地位同国家主权一样神圣不可侵犯。

  每逢周一,路过中小学外,嘹亮的国歌声总会按时响起,学生时代的升旗仪式和国旗下演讲已然成为多少中国人的青春记忆。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不尊重、不爱护国歌的现象屡见不鲜。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关于国歌立法的呼声从未停歇,《国歌法》的制定出台刻不容缓。

  2017年国歌立法程序正式启动:2017年6月2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开始首次审议国歌法草案;2017年8月28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国歌法草案二次审议稿提请审议;2017年9月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

  为国歌立法,有助于规范国歌的奏唱、使用行为,维护国歌的神圣与庄严;为国歌立法,有助于提高人们对国歌的认识,提升公民的国家观念和爱国意识;为国歌立法,有助于激发人们的民族精神和家国情怀,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激励中国人民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勇前进。

  为了永远的纪念

  为纪念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上海市委宣传部和中共杨浦区委、杨浦区人民政府在电影《风云儿女》的拍摄地——杨浦区荆州路,联合建设了全国第一个以国歌为主题的纪念广场及展示馆,并于2009年9月25日落成开放。国歌展示馆分为上下两层,建筑面积1450平方米。全馆以国歌故事为主线,全面展示《义勇军进行曲》诞生、传播及其深远影响,通过实物陈列、场景再现、多媒体互动展示,生动演绎了《义勇军进行曲》从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到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历程。

  国歌展示馆自成立以来,先后被命名为“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科普教育基地”“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上海党史教育基地”“上海市廉政教育基地”等。2015年,国歌展示馆光荣入选第二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在这里,一部电影、一首歌曲、一座雕塑,都能还原岁月的底片,唤起一段红色记忆,在人们的情感与国歌有关的故事之间搭起一座桥梁。《义勇军进行曲》将伴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断激励人们前进!前进!前进!进!

  国歌的旋律激昂振奋,它奏响的是一个饱受苦难的东方大国奋发图强的旋律,呼应的是一个唯一不曾断代的世界古老文明复兴的决心。今天,国歌不仅是弘扬爱国主义、民族精神的载体,更是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的好题材。弘扬爱国主义,既要尊重国旗、国徽,也要唱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中所蕴含的“万众一心”的爱国主义精神,所表达的坚忍不屈的民族品格,在任何时代都必须弘扬,不断光大。

【漓水青莲】曹邺·这位桂林诗人,前无古人后少来者
中国新时代(二首)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