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周末女儿”

作者:苏梅芳
来源:灵川县纪委监委
摘要:2013年大学毕业我便进入体制内工作,前三年在本市全州县工作,那时候还是一名大学生村官,所幸还有县城直达的班车,多数的日子还是在
        利用周末时间走访贫困户讲解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监督卡的使用方法
        2013年大学毕业我便进入体制内工作,前三年在本市全州县工作,那时候还是一名大学生村官,所幸还有县城直达的班车,多数的日子还是在镇政府见习。那时候因为离家远的缘故,都是逢周末的时候才回家一次,坐大巴车要两个多小时,母亲常常念叨舟车劳顿不必经常回家探望,父亲也说车费贵不回来也行,但是我知道,他们每周都热切盼望着他们的女儿回家,不然就不会每次回家都有准备好吃的,甚至从周四、周五就开始把好东西都留下等着我周六回去,晚上也舍不得如常外出玩耍,只是在家陪着看电视,朴实得没有太多话。2015年父亲病重除了周末竟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左右,多次提出请假在家陪伴均被父亲拒绝,父亲是个老实人他说不要因为他耽误了工作,有母亲照顾便好。父亲走后,母亲一个人生活,好几次发现母亲白天回家后便会不自觉的把大门栓了起来,这在农村是不常见的,我想她的内心是孤独的。   

        2016年参加广西公务员考试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灵川县。原想离家近了,回家的机会便会多起来,然而还是不能如愿,尽管家就在县郊,所驻乡镇却离县城有80公里之远,回家一趟班车要两个小时,自己开车也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再加上工作任务繁重,也就无暇顾及回家了,平时偶尔去趟县里开会也是匆忙得很,可有一比如“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周末到家,母亲便唠叨个不停,似乎要把一周的话一股脑儿全部说完才止,时常周末两天时间都会被她全部占用,只是陪着她不管去往哪里。有时她也会学着电视里的人们跟我矫情地算数,说一周才回家一两天,一年才一百来天,十年也就一千天,没有多少时间的,说得甚是煽情。

       是啊,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但是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选择了做一名基层干部,就注定了我们需要无条件地作出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因为我们不再仅仅是一个母亲的女儿,一个家庭的一份子,还是一名乡镇基层的党员干部,我们牵挂更多的是当地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雨季的时候交通要道有没有塌方的危险,旱季的时候果农的果树有没有水浇灌,寒冬的时候山里的人们可否吃饱穿暖,帮扶的贫困户家中是否还有什么困难制约着脱贫,森林防火、安全生产、民生政策等有没有宣传到位,哪个村子的路还没有修,哪户人家的水还没有接上,哪里的矛盾纠纷还没有解决。天没亮便要出发,傍晚才踽踽而归,回到单位还有各种文案工作排队等着奋战到深夜。

       疲惫的时候也会劝慰自己,“放下吧!不必如此执着,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但是,正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作为基层干部,只有拿出100%干事创业的热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才对得起这一方信任我们,依赖我们的老百姓。作为一名“周末女儿”内心是自责的,没有尽到一个女儿应尽的义务,但是一想到在各个基层乃至全国还有无数个如同我一样“有家难回”的同志,扎根基层,心系群众,成为“周末父母”、“周末夫妻”,而我不过是一个缩影,就感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的付出,让每一个人民群众享受到国家的惠民政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践行党的十九大精神,对于家人只能争取他们的理解和原谅,谁让我们是基层党员干部呢。
父亲的“家风”
夏日随想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