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桂花香中忆往事

作者:老鱼
来源:兴安县纪委监委
摘要:不经意间,秋意渐浓。几场疏疏落落的秋雨过后,桂花树齐刷刷地吐蕊放香了。那一树树金黄的小花,浓香中显着雅致,纯真中透着嫣然,让人无法释怀;而那沁人心脾的花香,更是总会让人浮想联翩,思绪流连。

  不经意间,秋意渐浓。几场疏疏落落的秋雨过后,桂花树齐刷刷地吐蕊放香了。那一树树金黄的小花,浓香中显着雅致,纯真中透着嫣然,让人无法释怀;而那沁人心脾的花香,更是总会让人浮想联翩,思绪流连。

  以桂花为市花的桂林,与桂花有着很深的渊源。早在公元前3世纪的春秋战国时期,《山海经·南山经》就提到“招摇之山多桂”,《吕氏春秋》中也有“物之美者,招摇之桂”。意思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是招摇山上的桂树。这两处提到的“招摇山”,据专家们多方考证,就是兴安县的猫儿山。桂林以桂花之盛闻名于世,是由来已久的呢。

  我第一次对桂花产生刻骨铭心的眷恋之情,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事了。那时我在离家千里之遥的大山里工作,一天接到妹妹寄来的家信,隔着信封摸到里面有软囊囊的东西,打开一看,竟是一小撮看上去还有点新鲜的桂花。第一次远离家乡的我,被勾起了浓浓的乡愁,竟然止不住潸然泪下。从孩提时代到青葱少年,我都生活在满城桂花的桂林,一到深秋时节,就被扑鼻的桂花香气环绕,习以为常,并未感到有什么特别。但一旦远离故土,那一年一度的浓香就成了乡情亲情的化身!我们家隔壁的院子里,就有几株桂花树,每到桂花盛开之时,那一墙之隔的花香,就会友好地逾墙越舍飘入我家的院子。于是,在云淡风轻月明星稀的夜晚,母亲便会给我们讲一些与明月、与桂花有关的故事,什么“嫦娥奔月”呀、“吴刚伐桂”呀,这些我们早已耳熟能详的故事,在月光下,花香中,听起来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特别是母亲每次讲这些故事时,都会加入一些新鲜的小细节,让我们常听常新,百听不厌。妹妹在来信中说,今年的桂花又香了,母亲讲的故事又有新板路了,可惜听众中少了喜欢插嘴的我,那一小撮桂花是母亲特地叫放入信封里的,说是让我也闻闻桂花香。从那以后,每到桂花开放的季节,只要条件允许,老鱼都会请假回家,享受那桂花香中的温馨时刻。

  还有一位朋友对桂花的钟爱之情,也是令我感叹不已的。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参加南宁地区举办的一期业余文艺创作学习班,其间认识了一位姓张的小伙子,印尼归侨。他知道我是桂林人后,就与我聊起桂花来,并伸出大拇指说,桂花是花中之王!我有些奇怪,说,桂花的确是我最喜欢的花,但一般不是说牡丹是花中之王吗?他瞪着一双大眼睛说,不对,你看,古时候把中举升官叫“折桂”,得第一称夺得“桂冠”,这不说明桂树桂花才有称王的资格吗!我觉得他讲得也的确有理,无法反驳。但这位小张尽管对桂花如此情有独钟,却从未看到过桂花。我约他在桂花开放时一起去桂林看桂花,他竟高兴得手舞足蹈。第二年,他果然请假与我同往桂林,圆了他赏桂的心愿。回去后他还写了一首赞桂花的小诗发在他们县的刊物上。之后,他每隔两三年,就要在桂花开放的时候与家人一起到桂林赏桂,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可算是桂花的“铁杆粉丝”了。后来听说他出国定居了,不知他定居的地方是否有桂花,如果没有,他一定会十分遗憾的吧。

  由于桂花之美,桂花之香,桂花之雅,桂花之纯,古往今来,赞美桂花的名诗美词层出不穷,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鹧鸪天·桂花》: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这首词把桂花誉为“花中第一流”,与我那位张朋友的“花中之王”说异曲同工,可能也表达了众多桂花粉的心声呢。

清风涤荡三百年——写给清代廉吏名臣陈宏谋
诗歌|桂林古莲街等七首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