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以案说纪说法 > 正文

“栽树人”不栽树 结果栽跟斗了——广西桂林市园林局系列违纪案问题剖析

作者:荣辉
来源:桂林市纪委
摘要:市园林局系列违纪案涉及多名党员干部涉及违纪金额较大,在一定范围内造成较严重的影响。该案涉及园林局6名处级干部,多名科级干部……
      “我是为了单位发展,为了帮家乡学校搞建设,帮家乡修路……”市园林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张升林把“送钱”、“拿钱”违纪行为美化成为单位发展,奉献家乡,拔高自己的形象,企图以此收获鲜花和掌声,得到党规和法纪的宽容,这是市园林局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法纪意识淡薄的缩影。

  市园林局系列违纪案涉及多名党员干部涉及违纪金额较大,在一定范围内造成较严重的影响。该案涉及园林局6名处级干部,多名科级干部。涉案人员受到了严肃处理,3人被开除党籍,3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1人党内警告处分,1人行政记过处分,还涉及6个下属单位和多个个体老板和企业。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张升林和曾德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市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桂林市园林局系列违纪案件是我市近十年来查处较为典型的腐败案件,它反映出十八大后个别党员领导干部仍不收敛、不收手,对党纪党规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上行下效,导致发生系列违纪违法问题。”

  不甘心当一辈子“栽树之人”,心理失衡走向歧途

  张升林从园林局下属的园建公司经理升任园林局副局长,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锻炼成长起来,曾经在本职岗位上为园林事业做出过一定的业绩。

  然而,张升林担任园建公司主要领导后,开始自我膨胀,自认为没有拿不下、干不成的事,开始狂妄。在机场路一期绿化工程中,单位没有能力实施两个标段,但也没有让其他单位做,而是违规让职工集资,造成职工集资款流失,表面上是为职工谋福利,实则是急功近利。在多次工程项目中,张升林明知没有资金实施,但却主动争取总承包权,后被迫转内部承包,表面上看是善于经营,实则是盲目求大,好大喜功。

  “慢慢感觉到,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脑子也不比别人差,为什么和社会上有的人相比就低人一等……车没有人家的豪华,在外没有人家潇洒……”几个工程实施后,张升林心理上慢慢失衡,深感不如别人提拔得快。认为这样下去自己的仕途就没什么奔头了,干到底也还是一个栽树之人。

  审理案件时张升林说到,“自己从小贫苦,父亲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受尽欺负,所以自己一直很努力,想证明自己,工作后“围标”、“买标”,找得到工程做,也能摆平事情,是想在领导、职工面前证明自己能干。收钱实际是享受权利带给我的所谓“受尊重”、“受重视”。自己突然从什么都要求人的乙方,变成了掌控资源分配的甲方,这种掌控带给自己的是那份虚荣和满足。因为成功、权力能给自己带来面子,带来尊重,让那些从小看不起自己的人对自己另眼相看。

  心理上的失衡,加上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和金钱的诱惑,让张升林的思想逐渐偏离了轨道,干事的劲头越来越小,收钱的胆子却越来越大,开始比待遇、比阔气,与私人老板勾肩搭背、不分彼此,大搞权钱交易。

  捞好处手法五花八门,一人当官全家发财

  “以前园林局在资金管理、财务制度的执行上方法简单、粗糙,比较随意,规范意识和程序意识不强,不按规定、规范办事,不按程序办事,将大额资金转入个人账户,单位自己和个人资金混合使用,造成挪用公款的问题”。张升林描述违纪过程时说到。这就是钻了财务管理混乱的漏洞,利用手中的权力,非法获利,大肆敛财。“挪用公款、利润分红、收受礼金、收取回扣、……”张升林的捞钱手法可谓五花八门。

  2009年,张升林所在的园建公司承接两个标段的工程,总计1047万多元,但由于公司资金紧张,同时承接难度较大,张升林决定向单位职工借款承接其中一个标段,借款额度标准为单位领导20万元、科长10万元、科员5万元,限高不限低,同时明确了利息标准和分红标准。随后张升林让园建公司转了50万到他个人账户,从该笔款项中取出20万元用于该标段的投资。之后,共发放两次利息分红,张升林个人所得分红款共计8.2万元。

  在建设园林园艺博览园工程时,张升林任项目总协调。2012年5月,在张升林的帮助下,一个工程老板签订了承包园博园南大门停车场及主展馆门前广场工程合同。为感谢张升林帮忙介绍工程和拨付工程尾款的关照,分两次送给张升林现金共计20万元。

  张升林在担任市园林局下属单位园建公司经理期间,还把单位当作自家“自留地”,私自安排其亲属工作。利用熟悉业务的专长和手中权力干预、插手工程项目,帮助商人老板和亲属获取工程项目,大搞钱权交易,扰乱市场经济秩序。

  2008年至2014年间,张升林利用职权大量采购其亲属挂靠的第三方公司提供的苗木,涉及款项600多万元,为亲属牟利30余万元。

  2012年,张升华利用职务便利,以工程施工接洽奖励的名义,通过支付工程水泥款方式,对其弟介绍的三个工程予以奖励,为其谋利14.037万元。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张升林精心为其家庭和亲属打造的关系圈、利益链和腐败网一步步浮出水面。“亲属靠山吃山”“一人当官全家发财”成了张升林个人的真实写照。

  贪腐带坏干部,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正如张升林在忏悔书中说的“谋划发展以利为目标,激励职工以利为手段,结交朋友以利做润滑”。这充分说明,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一旦失守,私欲就会大举进犯,信仰和操守就会随之土崩瓦解。

  2010年以来,市园林局长收受下属单位直接和间接过节费5万多元。收受张升林给予的3万多元现金,为其仕途发展提供便利。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导致与园林系统打交道,就得不断送钱送物,使整个园林系统乌烟瘴气,造成塌方式腐败。

  2009年至2012年期间,市园林局纪检组长收受了张升林在中秋节、春节和日常赠送的礼品礼金共3万多元。

  “当时一个工程老板说跟我‘一起合作’,请我做指导,帮协调关系,后来我也多次下到他的工地检查指导,并帮他协调当地农民阻工等问题。还认为这是自己付出了劳动,就应该得到回报。心存侥幸,企图蒙混过关,现成已深刻认识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合作’,就是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曾德明在忏悔书中写到。曾德明曾经是园林绿化系统的专业人才,后来升任市园林局副局长,却没有正确运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人民服务,当看到一些能力不如自己的人都过上富足的生活时,思想观念发生了动摇,最终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

  ……

  从该系列案件来看,整个园林系统从局长到纪检组长,再到副局长、下属单位主要负责人等,几乎无一例外地卷入这场腐败的漩涡,二层单位更成为“法外之地”,他们把“监督权”置之不顾,把责任丢在了一边,心存侥幸,妄图钻制度和法纪的空子,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个人谋取利益,可见,一旦自律的缺口被打开,又缺乏对“一把手”应有的监督制约机制,权力就变成了隐形的“杀手”。

  而纵观园林局系列案件,这些领导干部就是在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感情笼络中放松了警惕,丧失为官原则,在人情往来中渐渐迷失了自我,最终走上了违纪违法的道路。

  市园林局系列违纪案反映出部分党员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教训深刻,我们党员干部要深刻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私欲的“奴隶”——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广西龙州县委原副书记刘加义受贿贪污逾600万获刑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