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以案说纪说法 > 正文

退休不是“避风港” 人走“查”不凉——广西物资集团北海机电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潘运贵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警示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摘要:5月15日,由银海区纪委监委查办移送的潘运贵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案,在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潘运贵被指控单独及伙同他人侵吞国有资产达1300余万。

  “本以为提前退休就能安全着陆了,没想到三年后还是逃不过党纪国法的制裁。”此刻站在被告席上的广西物资集团北海机电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潘运贵悔不当初。

  5月15日,由银海区纪委监委查办移送的潘运贵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案,在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潘运贵被指控单独及伙同他人侵吞国有资产达1300余万。

       思想溃堤酿苦果

       曾经的潘运贵是一个怀揣理想抱负的年轻人,他为了工作废寝忘食,一心为公司谋利益,随着广西物资集团北海机电有限公司的不断发展壮大,他也从公司的“新兵蛋子”逐级向上,最后成长为北海机电公司的掌舵人。然而是什么让潘运贵忘了初心,起了私心,最终滑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北海机电公司之所以能从一个仅有十几名工人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年收入过亿元的大企业,全都是我的功劳,但集团公司的领导不信任我,让我有了危机感。有压力就有想法,有想法就要谋出路。”

       腐败往往源于权力任性。2006年,潘运贵看到二手车的市场火爆,便与助理谢华共同合谋成立私营公司,并利用职权截留了北海机电公司的业务收入进入他们私营公司账户。从此,“犯罪之门”就此打开,一发不可收拾。潘运贵逐渐失去了曾经为公司发展努力打拼的初心,在人生天平上加了“私心”的砝码,人生的天平开始失衡。

       私心作祟敛钱财

       为了个人利益,潘运贵总是不遗余力。“2006年,在经营活动中,我预感到北海汽车行业将迎来高峰期,需要大量配套的土地和商铺资源。”此时的潘运贵“嗅”到了“商机”,他意识到土地是最重要的资源,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上,于是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机电公司租赁高农村委会的土地资源暗中转移到私营公司名下,再建设铺面返租给机电公司经营。他认为这样做机电公司的经营成本虽然提高了很多,但营业收入没有什么变化,集团很难察觉,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公司掌握了土地资源,即使以后自己不做机电公司领导了,土地不租给机电公司经营,还可以租给其他人。为此,他将个人公司10%的干股作为好处送给时任高农村委会主任的李荣本,诱使李荣本利用职权,帮助他们篡改北海机电公司与高农村委会的土地租赁合同。为了将谋取土地差价的伎俩长期进行下去,潘运贵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将北海机电公司多项工程指定给李荣本施工。而李荣本也是个懂“规矩”的人,在2007年至2013年这6年间,潘运贵收取了李荣本的“感谢礼”共计9万余元。潘运贵并没有意识到如此“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利益链条,早已逾越了法律的底线…

       然后,潘运贵以个人公司名义,用截留公司业务所得的资金先一步介入租地、建设楼房铺面后,再利用亲戚朋友的名义与北海机电公司签订土地租赁合同,将铺面转租给北海机电公司经营,谋取其中差价,一步步“蚕食”北海机电公司这块“肥肉”。

       经查,从2007年到2015年间,潘运贵、谢华二人利用这种手段共同侵吞北海机电公司财产共计800多万元。

       瞒天过海为贪欲

       2014年,广西物资集团计划扩建北海福特4S店,扩大北海市机电公司经营规模。此时,尝过“甜头”的潘运贵想的已不是如何去为企业创造价值,而是穷尽一切手段去损公肥私。为谋取该项目的拆迁补偿款利益,潘运贵利用职务便利,将项目地址选定在其个人公司名下的土地上,并再次以其亲属的名义与北海机电公司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

       为了获得更多的拆迁补偿款,潘运贵还以虚构建筑物年份的手段,提高土地上拟拆除建筑的评估价格。在项目报建过程中,他故意向物资集团隐瞒了规划部门不同意报建的决定,使该项目获得物资集团的同意。潘运贵将项目土地上建设的楼房和商铺予以拆除,并以其亲属的名义领取了拆迁补偿款350万元。此时,他已彻底沦为了欲望的奴隶,金钱的傀儡,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无法回头。同时,潘运贵为了一己私欲一意孤行,强行推进项目建设,导致该项目建设第一层时,被相关部门依法拆除,造成了物资集团公司的巨大经济损失。

       狡兔三窟终落网

       2015年,广西物资集团纪委曾对潘运贵的违纪违法问题展开调查,但潘运贵却通过销毁账本、提供伪造合同等各种手段阻挠调查。到了2015年底,潘运贵觉得自己已经被纪委盯上,害怕事情败露,就以身体抱恙为由向集团提出辞职,企图用辞职作为“保护伞”逃避国家的监管和法律的惩处。

       然而退休并不等于“安全着陆”。2018年,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监督对象大幅增加,国有企业管理人员被纳入监察大网,潘运贵违法问题线索也随之移送到北海市监委。经北海市监委指定,银海区监察委员会成立专案组,历时近3个月,通过对潘运贵采取留置措施,调取了大量的证据,查清了潘运贵的违法犯罪事实。

       潘运贵一案,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北海市查处的第一起国有企业人员腐败案件。潘运贵作为国有企业的一名管理人员,理应带头遵纪守法,努力工作,肩负起保值增值的责任,但他却利用手中权力挖空企业、中饱私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对于这种“国企蛀虫”,就算退休了,也逃不过党纪国法的严惩。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北海市不断扎紧制度的笼子,让党员干部摒除“退休就安全着陆”的幻想,把人走“查”不凉成为新时代纪律监督的新常态,“退休干部”同样要受到党的纪律约束,只要存在腐败的污点,早晚会被严明的法纪查得干干净净,印证了那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警示格言。(北海市纪委监委 蔡徳仁 北海市银海区纪委监委 宋盈莹 梁冀)

沦为恶势力“保护伞”的派出所所长
警钟 | 退休前忙于"公权变现" 15年后选择主动投案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