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案件披露 > 正文

被“套牢”的监管者

作者:甘艳 余庆勇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摘要:作为一名毕业于著名财经高校、身负金融市场监管重要职责的领导干部,湖南省长沙市金融办原副主任周练军却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私相授受、大肆敛财……

       作为一名毕业于著名财经高校、身负金融市场监管重要职责的领导干部,湖南省长沙市金融办原副主任周练军却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私相授受、大肆敛财。自认为对股票颇有研究的他,因为贪念让自己的人生被彻底“套牢”。2018年1月,长沙市纪委监委对其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周练军,1968年出生,1992年7月参加工作。2004年7月,他通过公开选拔考试,被任命为长沙市地方金融证券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分管证券业、投融资体制改革和事业单位改革改制等业务;2005年3月任长沙市金融办党组成员、副主任。

思想上没有真正入党埋下“病根”

       在忏悔书中,周练军分析自己堕落的根源:“我被组织查处是必然,思想上脱离组织,或者说思想上没有真正入党,为自己埋下了腐败的根源。”

       自诩为专家型干部的周练军,从一个偏远贫困山区的放牛娃一步步成长为党员领导干部,得益于党多年来的教育培养,但他却并未把心思放在干事创业上,靠实绩谋求更大的进步,而是寄托在神灵保佑上。“我几乎每年春节期间都带家人一起去南岳大庙等地烧香拜佛,祈求自己升官发财。”2012年至2017年,周练军多次开公车携家人赴南岳衡山、宁乡回龙山等地的庙堂烧香、求神、拜佛、抽签,并将求得的10张所谓的“吉签”随身携带。

       周练军将共产党员应有的信仰和党性统统抛诸脑后,他所敬畏的只有“神明”,而不再是党纪国法;他所追求的只有升官发财;而不再是干事创业。

       在周练军的眼中,金融界人士的圈子就是一个“富豪俱乐部”,都是拿高薪、赚大钱的,他不甘心仅仅每月拿几千元的工资,不仅违规拥有非上市公司、企业股份,还筹集数百万元资金投入股市。2016年,周练军投入股市的资金出现了巨额亏损,他每天想的都是如何获取更多的资金来“解套”,他时刻关注股市行情,根本无心工作。其中由他主管的某非法集资案善后处置工作,拖了10多年才彻底解决。

       沉迷于升官发财梦的周练军在生活中更是贪图享乐、奢靡腐化。他热衷于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饭局酒局,组局的商人们都知道他的“规矩”,席间的山珍海味、高档酒和陈年黑茶是必不可少的标配;他不收敛不收手,违规收受管理和服务对象所送礼金、购物卡,被宣布采取留置措施、接受审查调查之时,包里还装着一沓“笑纳”的购物卡。

金融秩序监管者沦为不法商人“马前卒”

      “我在日常工作中,凡是有权有利的事就抢着干,无权无利的事就拖延推让。”

        2010年,因职能调整,长沙市金融办具有了融资性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的预审权和日常监督管理权限。周练军看准了这是一块“大肥肉”。他仗着自己是金融办老资格的副主任,主动要求分管地方金融监管业务,从而成为不法商人争相笼络的对象。

       周练军则乐于接受不法商人的拉拢腐蚀:“我收受的金额从几千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股权也敢收。”收人钱财,自然要替人办事,一条无形的锁链将他与不法商人紧紧捆绑,一名金融秩序监管者一步步沦为不法商人的“马前卒”。

       2016年5月,上海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为使其文化艺术品线上交易平台经营行为合法化,将自己违规经营获得的利益“洗白”,通过中间人介绍找周练军帮忙。“明知他从事的是非法金融交易业务,内心还是萌发了利用自己职务影响力获取非法利益的贪欲。”他主动“出价”,经过与张某一番“议价”,最终达成了请托协议。他委托他人或中介机构,为张某申请设立了湖南某文化艺术品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并办理了艺术品经营单位备案证明和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还拍着胸脯保证为其办理省金融办的批文,并许诺:“你的公司即使没有省金融办的批文,也可以在网上进行文化艺术品交易业务,要是‘出事’我负责‘了难’。”事后,周练军分多次收受张某所送“好处费”数百万元。

       周练军还接受某投资担保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某的请托,鞍前马后为其公司在通过规范整顿验收、引入国有企业参股后股东变更、重大事项变更、公司转让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明知周某的担保公司引进国有股东的申报资料不实,他仍然给相关经办人员打招呼关照,并签批同意,为其办理了引进国有股东的变更手续。在此基础上,周某的担保公司在银行取得了巨额授信,为关联公司担保套取资金,最终导致国有股东面临巨额债务,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秩序。对此,周练军全然不顾,心安理得地将周某所送的汽车和几十万元现金收入囊中。

       “这些老板看中的是我金融办副主任这个身份、这个职务,想要我为非法金融活动提供保护或帮助,我一旦收了钱便无法脱身,就同他们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不仅要为他们办事,有时候还放任他们打着我的旗号去牟利。”在周练军的内心深处,对自己与不法商人之间的利益交换关系看得很清楚,“不仅没有为发展地方金融事业作贡献,反而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成了绊脚石。”

机关算尽难逃被“套牢”

       千方百计揽权,想方设法牟利,挖空心思掩过,这是周练军贪腐三部曲。

       重重诱惑之下,周练军难挡孔方兄的诱惑,又害怕被查处,于是机关算尽掩盖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2011年下半年,周练军为掩人耳目,更“安全”地向前来申请办理金融审批、验收等事项的公司或者个人索取或者收受贿赂,他以后来的妻子周某和表侄文某的名义注册成立了湖南隆昌投资咨询服务中心,并以隆昌中心或者文某个人为有关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费的名义,索要或者收受多家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单位或个人所送巨额财物。

       此外,周练军还利用行使职权中获取的信息,违规与工作上有联系的服务对象合作投资、收受大量非上市公司股份,以看似隐蔽的方式从中获取巨额利益。2011年至2012年,周练军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某信用担保公司在办理经营许可、通过年检年审、检查整顿过关、股东变更审批、获得银行授信等方面给予“关照”。该公司法人代表张某某为感谢关照,将其所有的该公司10%股份送给周练军,以其妻子周某的名义持股。

       为掩盖这些不义之财,周练军玩起了欺上瞒下的套路。2017年4月,在填报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时,他隐瞒了其以亲属名义开设用于本人炒股的证券账户,该股票账户持有股票33只,市值共计人民币500多万元;隐瞒了其以亲属名义购置的总面积达几百平方米的12处商铺房。

       任凭如何掩饰,不过是掩耳盗铃。2018年7月,周练军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当我想要抽身时,已经晚了”
从工作好搭档沦为“贪腐三人组” ——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腐败窝案剖析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