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案件披露 > 正文

象征性支付难掩贪占行径

作者:李钦振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摘要:怎么办?收是不收?三思之后,梁锡棋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违纪违法问题通报
 
  3月21日,广东省佛山市纪委监委通报了南海区桂城街道党工委原副书记梁锡棋利用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谋取私利典型问题。
 
  经查,2007年至2016年,梁锡棋利用担任南海区桂城街道平东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桂城街道党工委委员、副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企业老板租赁平洲玉器大楼等平东村集体资产提供帮助,收受翡翠玉镯3只、玉器挂件2个、现金和股份分红等大量财物,并将其中1只翡翠玉镯和2个玉器挂件出售,获利人民币30余万元。梁锡棋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
 
  2018年3月,佛山市纪委监委对梁锡棋涉嫌受贿问题予以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梁锡棋主动退出违纪违法所得人民币379.6万元,收受的相关玉器被起获。同年4月23日,南海区纪委监委给予梁锡棋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南海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涉案款物随案移送。
 
  ●事件回顾
 
  地处南海区桂城街道的平东村,是全球最大的玉石集散地之一。依靠繁荣的玉器市场,平东村的土地、集体物业成为许多商家竞相争取的资源。而梁锡棋任该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时,曾是村里说一不二的“话事人”,甚至在后来离开平东村到桂城街道任职后,还被认为在平东村威望高、面子大,可以影响村委的决策,这成为梁锡棋被众多玉石老板竞相拉拢的主要原因。
 
  在平东村经营玉石生意的老板叶某和梁锡棋是“老朋友”了。早在2007年,叶某为了给其弟弟在平东村找块地建玉器加工厂,就找过梁锡棋帮忙。经过多次接触,叶某渐渐与梁锡棋熟络起来。
 
  “我北京的朋友想选件好一点的翡翠手镯,你帮我找件货吧。”201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梁锡棋开车来到叶某的玉器加工厂。
 
  “梁书记,您看看这个,这只翡翠手镯成色、水头、品相都是一流的,您先拿给朋友试试,如果不合适,您就留着给您爱人戴吧。”叶某挑了一只高档翡翠手镯交给了梁锡棋。
 
  寒暄几句后,梁锡棋把手镯带走了。他北京的朋友试过后,感觉手镯圈口不合适,没有买下这只手镯。长年和玉器打交道的梁锡棋知道,这只翡翠手镯价值至少几十万元。
 
  怎么办?收是不收?三思之后,梁锡棋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拿了3万元钱送给叶某,当作是买手镯的钱了,两人心照不宣,这项交易就此顺利“成交”。
 
  ●查处经过
 
  2018年3月初,针对群众反映梁锡棋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企业老板租赁村集体土地、集体资产提供帮助,收受企业老板所送价值不菲的玉器、首饰等问题的信访举报,佛山市纪委监委成立核查组进行初步核实。
 
  10天后,在掌握了部分问题线索的基础上,佛山市纪委监委依纪依法对梁锡棋插手市场经济活动、收受他人贿赂等问题进行立案。佛山市、南海区两级纪委监委联合成立审查调查组,对涉案人员依法进行询问、讯问,并开展了搜查、鉴定等一系列工作。
 
  通过查阅银行流水、查看南海区农村“三资”管理交易平台关于平东村集体物业租金收入情况、实地走访玉器商铺租户了解租金情况,审查调查组基本掌握了梁锡棋的特定关系人低价承租村集体物业后高价转租给商户赚取巨额利润的证据。
 
  “为形成完整稳定的证据链,我们做了大量外围谈话取证工作,对涉案的村(居)干部及企业老板共13人,均分别开展了谈话工作。”审查调查人员介绍,经营玉器的老板叶某在谈话时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即梁锡棋收受了他一只价值七八十万元的翡翠手镯。
 
  “为什么要把这么贵重的玉器送给梁锡棋?”审查调查人员询问叶某。
 
  “因为我希望同他搞好关系,方便我在平东经营玉石生意。除了送那只翡翠手镯,我还送过翡翠项链、翡翠戒面等物品给他。”叶某坦白道。
 
  审查调查人员就此向梁锡棋展开讯问。
 
  “玉器老板叶某你认识吧,你们之间有什么交往?”审查调查人员发问。
 
  “认识,2007年,他弟弟要在平东村建玉石厂,他找我帮忙,那时就开始交往,已经10多年了。”梁锡棋谨慎地回答说。
 
  “叶某说有一次你到他厂里,拿走了一只七八十万元的翡翠手镯,有这回事吧?”审查调查人员又问道。
 
  “是有这回事,我朋友托我帮忙买只手镯,我就到叶某厂子去找,当时我是给了钱的啊。”梁锡棋故作镇定。
 
  “七八十万元的手镯,你给了叶某多少钱?他还有没有送你其他玉器、首饰?”审查调查人员继续追问。
 
  梁锡棋瞬间脸色苍白,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暴露。
 
  审查调查组就此以点带面,顺藤摸瓜,梁锡棋严重违纪违法系列问题慢慢浮出水面。
 
  经查,梁锡棋在村集体土地出租、玉器加工厂租售、玉器行业管理等方面为他人提供便利,收受干股、现金以及翡翠项链、手镯等名贵物品数十件。为了将玉器、首饰“洗白”,梁锡棋掩耳盗铃,每次收受贵重玉器、首饰,会付给对方几千或几万元钱,美其名曰“是自己买的”。
 
  “玉器是一种很特殊的商品,玉没有固定价格,自己利用‘玉无价’这个概念安慰自己不会出事,但这种自认为‘安全’的做法最终还是逃不过党纪国法的制裁。”梁锡棋忏悔道。
 
  2018年10月,南海区人民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及受贿罪,对梁锡棋数罪并罚,决定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本报记者李钦振)
迷失“牌桌”终自毁
“此刻,惶恐压抑的心情终于结束了”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