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案件披露 > 正文

斩断招投标背后的腐败链条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摘要:对湖北省襄阳市交通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姜某来说,去年7月11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当天上午,刚到单位办公室,他即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在随后两个月里,该市路桥集团董事长王某、公路局局长戴某接连被采取留置措施,一个潜藏在他们背后的交通工程招投标腐败利益链逐渐显现出来。

  对湖北省襄阳市交通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姜某来说,去年7月11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当天上午,刚到单位办公室,他即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在随后两个月里,该市路桥集团董事长王某、公路局局长戴某接连被采取留置措施,一个潜藏在他们背后的交通工程招投标腐败利益链逐渐显现出来。

  呼风唤雨的“利益圈”

  2017年襄阳庞公大桥监理项目出现令人惊诧的一幕。当时的监理项目中标单位以“工程师不便在寒冷地区工作”为由弃标,这个诡谲的现象引起襄阳市委、市政府关注,在随后跟进的巡察和审计中发现,该市还有多个交通项目涉嫌围标串标。

  该市纪委监委循着线索严肃查处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见证部人员侯某、综合部干部王某帮助企业围串标收受贿赂后,又密集收到反映市交通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姜某等人搞权钱交易的问题线索。

  调查人员向记者介绍,姜某身为交通局总工程师兼襄阳市南北轴线、中环线等全市重点交通项目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对制定出台相关政策,特别是项目招投标拥有极大的话语权。王某作为这些项目主要承建企业襄阳路桥集团的总经理、董事长,在工程分包转包上有绝对话语权。而市公路局曾是路桥集团主管单位,其局长戴某既利用公路养护、绿化等业务谋利,又通过王某帮助企业分包工程。

  记者了解到,姜某在交通系统工作20多年,曾是全市交通系统最年轻副县级干部。2011年担任局总工程师后,除了分管交通工程技术、科技、标准等业务工作,还兼任全市重点交通项目指挥部领导职务,这个兼任职务实权很大。他忏悔道,“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就是发生在朋友圈。”

  姜某提到的这些老板“朋友”,有的十几年前他还是一般干部时就已结识,有的则是交通系统辞职下海干部,甚至还有姜某此前的下属。伴随着姜某仕途升迁,这些“朋友”也一路相随,对其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而姜某则在交通项目上对他们予以照顾,渐渐形成利益链条。比如某土石方公司老板杨某追随姜某多年,逢年过节送钱送物,最后连家庭私事也跑前跑后帮忙。为此,姜某在南北轴线工程中帮助杨某围标并收受其钱物。

  翻开纪检监察机关厚厚的案卷,三个分别以姜某、王某、戴某为中心的利益圈子清晰可见,他们各自组建“旅游圈”“吃喝圈”,甚至“足球圈”“理财圈”。某大型企业老板温某为能够中标,针对姜某喜好出资组建“交通足球队”,最后成功从姜某手中拿到某电站连接线工程;长期追随姜某的老板杨某,则主动向姜某高息借款以维护良好关系。

  案发后,姜某曾忏悔:“一些个体老板围着我转,跟我套近乎、联络感情,请我喝酒吃饭,这些人都是过去公路系统的老同事、老熟人,我不好意思拒绝……最后贪欲战胜了理智,没有抵制住诱惑,滑向了错误的深渊。”

  记者调查发现,襄阳路桥集团董事长王某在交通工程领域更是能量巨大。襄阳路桥集团年施工能力超50亿元,是南北轴线、中环线等重点交通项目路面、路基、桥梁工程的主要中标单位,一些老板通过竞标拿不到项目,就得找路桥集团董事长王某拿分包工程,“老板请他吃饭甚至得提前预约排队。”

  经查,2013年,襄阳路桥集团以2.8亿多元额度中标该市中环线道路工程某路段项目第四标段,老板黄某、徐某通过王某承揽到其中部分工程。黄某在一次饭局后,直接在地下车库将装有现金的袋子放进王某车里。

  翻阅王某的履历,他6年前仅仅是襄城公路段段长。2013年他被提拔为襄阳路桥集团总经理后,其“朋友圈”才迅速扩大,形形色色的老板开始频繁出现在他的饭局牌局。有职工指出,“他当董事长后更加独断专行,出事是必然!”

  王某的“膨胀”从他与戴某的关系亲疏上可见一斑。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市公路局曾是路桥集团主管单位,局长戴某过去曾提携王某,并通过王某帮助企业承揽项目。但随着王某的职务提升,戴某打招呼不再管用,后来多是通过公路局负责的公路养护、绿化管理等业务谋利。

  “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从单位层级看,属于上下级关系。”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10年前还是市公路管理处(公路局)副处长的姜某,曾与时任市交通规划设计院院长的戴某竞争处长落败。“有的老板找姜某,有的老板找王某……”调查人员认为,老板持续“围猎”导致圈子自然形成,他们根据这三人的权力,打着老同事、同乡、朋友、亲戚等各种旗号拉拢腐蚀。比如,老板黄某竟与王某发展成“干亲”关系。

  权钱交易为何能披上公平招标外衣

  权钱交易为何能披上公平招标外衣?围串标、非法分包到底如何操作?一番调查后记者发现,该市交通工程企业相对排外,能够中标或承揽到大项目的基本是三类企业,其中大部分项目由襄阳路桥集团中标承揽,其次就是各县市区公路局(公路段)下属企业,另外就是当地的私企。

  有业内人士透露,“姜某等人在制定招标文件时,可以通过设定门槛巧妙为投标企业‘量身定制’。比如要求中标企业必须在当地有搅拌站,仅此一条就将大部分外地企业排除在外。”“如果把这些重点交通项目比作蛋糕,那么姜某就可以通过常务副指挥长身份来切,蛋糕怎么分、分多少,当地这些私企包括县市区公路局都得通过他。”

  然而“蛋糕”并不好分。有私企老板坦言,能够中标当地交通项目的主要是襄阳路桥集团和县市区公路局(公路段)下属企业,因为他们具备投标的资质。“私企想承揽到项目,要么找王某分包工程,要么找姜某打招呼,借用县市区公路局(公路段)下属企业资质围标,最终以其中一家公路局(公路段)下属企业名义中标,实际由私企施工,只向中标单位交点管理费即可。”调查人员介绍,这些县市区公路局(公路段)职工动辄上百人,不用施工还能收取管理费,也愿意出借资质。

  “通过招标门槛量身定制,假借资质围标串标,最后的公开招投标程序就是走过场……”姜某通过这种方式,建议老板杨某借用资质参与南北轴线某标段工程招标,通过围标最终以交通系统某下属企业名义中标,额度达3491万元。老板姚某在姜某关照下,也是通过同样手段围标获得额度达1.32亿元的工程,姜某最终收受了二人钱物。

  调查还发现,与姜某直接分配招投标项目不同,路桥集团董事长王某主要通过对已中标的数亿元工程进行违规发包、转包,以及工程款结算对“蛋糕”进行再分配,从中大肆收受企业贿赂。经查,路桥集团中标中环线某路段项目后,老板黄某、徐某同时找到王某希望承揽该工程,最终经双方协商,王某决定将该标段除桥梁桩基工程及路基工程以外的所有工程分包给黄某公司施工,实际则由黄某、徐某公司合伙施工。王某最终从黄某、徐某处分别收受了钱物。

  同姜某、王某相比,公路局局长戴某的自由裁量权逐渐被压缩。经查,他多次以向王某打招呼方式帮助企业承揽工程,以此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购物卡。其中在公路养护、绿化等项目招投标方面,帮助老板温某承揽到多个工程,收受了温某现金和加油卡。

  “对这些行贿人员而言,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交情!”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姜某在其分管工作领域,对上经常不请示不汇报,对下听不进意见建议,参加政治学习装模作样,敬畏心一点点丢掉,取而代之的是贪婪和侥幸占据内心。

  斩断伸向工程招投标的黑手

  今年7月初,襄阳市公布了原市水利局党组成员涂某落马消息,标志着该市政府投资工程建设招投标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持续发力。

  此前,襄阳市已启动对国土、卫健、规划、城投等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市一医院原院长付某、市国土局原副局长季某、市规划局原党组副书记雷某、市交通局原副局长彭某等领导干部接连被查。

  在查处的同时,如何总结教训,堵塞监管漏洞?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针对工程建设招投标乱象,该市纪委监委成立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集中力量开展治理,严查一批违纪违法干部,清理一批违规企业,规范一批监管制度。

  “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从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二级单位身份升格成市政府直属单位,监督管理局设立监督科、管理科、法规科负责综合监督。”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市纪委监委派驻市政府办公室纪检监察组组长肖邦明告诉记者,在市纪委监委协调督办下,目前该市已成立市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出台成员单位工作联动办法,明确综合监管、行业主管等职责。

  “我们督促将弄虚作假的46家投标企业列入全市建筑市场黑名单!”他还告诉记者,针对政府投资工程建设招投标管理中暴露的提供虚假业绩骗取中标、围标串标等违法行为,他们督促出台“开标现场核验项目管理班子人员身份证原件和执业资格证原件、招标企业公开承诺、组建国有招标代理公司”等8条硬措施。

  该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负责人介绍,他们首次建立评标专家“黑名单”制,将8名不合格人员剔除出专家库。出台招投标工作人员“五条禁令”,实行“打招呼”备案制,严禁受人之托打听特定项目信息、严禁向无关人员提供交易信息、严禁干预特定审批事项办理等。目前已受理投诉举报28件、办结24件,处罚金约74.7万元,处罚评标专家20名、招标代理机构1家。

  除了制度上发力,该市还在贴身监督上下功夫。作为襄阳邓城大道樊西新区段改扩建项目的纪检监察员,何宗林整日泡在工地一线,和兼职内审员一起开展廉政监督、风险防控。何宗林告诉记者,他们归派出单位纪委和人事部门直管,监督的内容涵盖工程材料采购、设计变更、机械租赁、工程质量、劳务用工、资金结算等建设过程关键环节。

  “项目监督必须全覆盖!”市纪委监委派驻市交通局纪检监察组组长桂文杰介绍,针对交通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纪检监察组研究出台“双派驻、双监督”制度,对在建交通项目选派纪检监察员、兼职内审员开展全程监督。

  此外,该市还针对这些案件开展“一案一教育”工作,落实以案明纪、以案明鉴、以案明规、以案普纪、以案促改五个规定动作,将警示教育压实到每名干部职工。

  “工程招投标领域腐败问题既有干部自身原因,客观上也有体制机制不健全等因素影响。”襄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吕义斌认为,“当前既要重拳出击、正风肃纪让人不敢腐,又要完善制度、健全法制让人不能腐,同时要加强思想教育、涵养政治生态让人不想腐,我们将再加力度、再强措施,坚决打赢这场反腐战役。”(记者 袁海涛 通讯员 韩思军)


忘却初心 滑下腐败之渊
数百次挪用公款 小出纳酿成大贪腐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